琦梦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旅行攻略»纪录片»

与世界对话 纪录片的国际传播任重而道远

现阶段,我们都在提让纪录片“走出去”,我们也都希望中国的优秀文化、人民生活传播到世界,让世界人民了解真正的中国,而不是在国外某些媒体的有色眼镜下看中国。经过数年发展,国产纪录片在创作理念、技术手法上日益成熟,创作者们也在不断探索让中外观众都……

专题: 关于欧洲的纪录片 华侨城云南旅游 云南旅游 华侨城 2018 泰国7天自由行最佳路线 

现阶段,我们都在提让纪录片“走出去”,我们也都希望中国的优秀文化、人民生活传播到世界,让世界人民了解真正的中国,而不是在国外某些媒体的有色眼镜下看中国。经过数年发展,国产纪录片在创作理念、技术手法上日益成熟,创作者们也在不断探索让中外观众都喜闻乐见的呈现方式,并展现了主动对外传播的姿态。但受困于在西方纪录片仍握有话语权以及文化、国情的差异,国产纪录片的国际化市场道路依然任重道远。

1992年,中央电视台与日本东京广播公司(TBS)联合制作了一部纪录片——《望长城》,在日本这部纪录片叫《万里长城》。

对比了CCTV和TBS的两版,当年CCTV把重点放在了介绍长城的雄奇伟岸、厚重历史和普通人物。日本版本用长城作为一个引子,更加聚焦把视角放到了长城脚下生活的河北农家,过年包饺子的热烈温馨的场景。

在那个年代,刘效礼将军领衔拍摄的纪录片《望长城》开始出现许许多多普通人的身影和片段,成为后来中国纪录片创作变化一个有意思的起点,成了当年万人空巷的纪录片,也为后来中国纪录片发展树立了标杆。当年的主创人员如今已是中国纪录片的领导力量。

《望长城》

中国依旧神秘

20世纪90年代,随着《话说长江》《望长城》《故宫》等纪录片的推出,以及一些独立纪录片在国际上频获大奖,外国人开始通过纪录片认识中国。但这个阶段远不能说纪录片在国际传播上取得了多大的效果,而是国产纪录片的创作本身经历了一次变革,从思维到形态等。

2015年,由韩国放送公社(TBS)制作播出的《超级中国》在韩国开播后,在韩收视率一度突破10%,远超一般纪录片平均约5%的收视率。部分韩国人称其为“了解中国的‘百科辞典’”。而对于纪录片制作大户的BBC而言,从《中国故事》到《中国老师来了》再到《中国新年》等,中国题材依然吃香。

《超级中国》

在每年5月举办的江苏真实影像新鲜提案大会上,不少作品通过提案获得投资,很多作品也借由赛事力量走向国际纪录片节,解锁更多元的发展机会。

今年9月10日,在西安举行的2018“金丝带”优秀纪录短片评选结果发布晚会中,《风筝高飞》《我的蒙古马》《高飞》《天涯若比邻》《珍宝》共五部作品获评2018“金丝带”优秀纪录短片。这些作品将通过联播活动与众多国家、地区的观众见面,增进国内外观众的相互了解,促进文化交流。

由中国中央电视台、英国雄狮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和中国山东大众报业集团联合摄制的纪录片《孔子》采用国际联合制作的形式,国际版率先在法国文化电视频道ARTE首播并引起广泛关注和影响。文艺评论家艾莲娜•罗谢特在法国《电视全览》杂志上撰文称,这部纪录片致力于勾勒出这位“以德治国”理论家的坎坷人生,并着重表现这位圣人如何根据其生活的时代特征来构筑其思想体系。

在纪录片制片人杰弗里·莱曼看来,“中国依然是个传统的、神秘而传奇的国度,色彩瑰奇,值得探秘“。前些年,《流浪北京》《归途列车》等作品深受西方受众关注,因为它呈现了当下中国社会的底层图景和“另类档案”;近年来央视制作的纪录片如《舌尖上的中国》《超级工程》等也因为其制作精良和语态贴合而吸引了不少国际买方。

《舌尖上的中国》

事实上,单纯中国题材的纪录片和能表达价值观、具有国际传播力的国产纪录片是不一样的。七年前,国家广电总局开始实施广播影视“走出去工程"并印发《关于加快纪录片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大概也有此番背景的考虑。

西方纪录片助力中国题材的国际传播

能明显看到,在一些展现中国的纪录片中,西方原生的纪录片往往有更好的传播效果。如英国BBC在去年春节期间播出的《中国春节——全球最大的盛会》,以现场直播的方式展示了春节的风俗、美食与喜庆气氛,颇受海外观众好评。虽然近些年国外制作播出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以往所持的批判态度有所消解,但话语权还是牢牢握在别人手里。

 

《中国春节——全球最大的盛会》

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政府要大力提高国产纪录片的国际传播能力。

2017年,美国公共电视台(PBS)与广东广播电视台合作拍摄了6集纪录片《一个美国制片人眼中的海上丝绸之路》播出,这是西方主流媒体首次深入报道海上丝绸之路。该片在广东广播电视台播出后,还在PBS属下的210家电视台、美国考克斯(COX)有线电视网、美国1号电视台广播网、环球加勒比地区电视网以及俄罗斯、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和东南亚地区播出。

除了中外合拍纪录片外,外国团队主导甚至独立拍摄的中国题材作品也获得了良好的传播效果,在国际上引发广泛关注。

获得艾美奖最佳专题纪录片奖、最佳编剧奖、最佳导演奖、最佳摄影奖、最佳后期制作奖、最佳灯光奖等6项大奖的纪录片《中国茶:东方神药》就几乎完全由美国团队拍摄完成。制作团队试图用西方的眼光去研究茶叶的起源,渊源以及对世界的影响。其在美国主流电视台播出的同时,美国前总统卡特、老布什等政要都将该纪录片光盘作为个人收藏品保存。它也同时被美国佐治亚当地教育厅网络学校作为中华文化教材进行推广,成为了美国学生的文化教材。

 

《中国茶:东方神药》

另一部同样题材的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分别从茶的种类、历史、传播、制作等角度呈现,表达方式上也带有及其浓厚的东方色彩。

相同的题材,甚至在制作成色上不相上下,但国际传播的命运却截然相反。这也让我们不得不去反思传播的逻辑起点。

姿态比效果更好

另一个现状是,在中国主动传播的纪录片中,外宣型还占了多数。

例如,近年涌现了一批以“一带一路”为题材的纪录片,如《丝绸之路经济带》《世纪丝路》《重走丝绸之路》《海丝寻梦录》等。这些纪录片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带着一种国人自身的视角,通过这种方式去表达的文化,即使从个人和情感出发,多数难以真正让外国人产生共情。

有学者提到:要真正从“宣传中国”变成“传播中国”任重道远。“提高中国电视纪录片的国际传播力,在国际社会中发出正确的‘中国声音’,在传播的维度上,纪录片还是要善于谋求各国在伦理道德、价值观及情感上的‘最大公约数’,借助人类共通的表达方式,提供人类共通的情感体验,贴近不同观众的文化背景,增强富有亲和力的分享感,减少高高在上的凌厉态势。”

但能够看到,除了在内容本身上的量级增长外,国内的相关机构也开始一些系统的对外传播计划。如五洲传播中心发起的“‘中华之美’海外传播计划”则是有目的地选择一些在国内已经取得不错成绩、能够反映中国文化的一些纪录片,如《记住乡愁》《本草中华》等。通过语种译制和改编后在全球海外合作媒体平台播出。

《记住乡愁》

此外,近两年,国内也涌现出诸多不同类型的纪录片作品,它们多从独特的视角解读个体、独立的人物故事,让世界看懂中国的纪录片。如《如果国宝会说话》以每集5分钟的短视频形式,着重讲述国宝背后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和曲折经历,让文物“活”起来见证华夏的辉煌;《创新中国》《传承》等创新传统题材的语态表达,用世界通行的话语体系,即讲故事的方式让观众于无形中接受中国的历史、科技发展、非遗文化等,避免高举高打、口号式的叙事方式和解说。

纵使国际受众身处的文化和国情不同,国际传播也很难“走出去”。但国产纪录片的创作者已经开始寻能够让中外观众喜闻乐见的呈现方式。虽然难有数据反映具体这些纪录片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但目前这个阶段,主动对外传播的姿态可能比结果更有意义。

《本草中华》

未来需要怎么做?

一是要让精品的内容制作尽量符合国际受众的接受方式;二是在各种资源的利用上要实现创新性的转化;三更要让纪录片的海外传播不再满足于传统的电视网,而要根据不同的国情采取不同的立体传播方式。

“成功的纪录片都能或多或少为世界带来改变,但是以一种巧妙的方式做到的。” 加拿大纪录片制片人布鲁斯·考利说。怎么做?中国纪录片走向国际的过程需要耐心,还需要每一位制作人坚持不懈的努力。

本文关键字:纪录片    世界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caranddream.com.cn 琦梦资讯网 版权所有